企业推广

Hi, 请登录

医疗器械提成一般多少(医疗器械提成几个点)

第六章 一技百万

魏菲琴和影丛姗、莉莉几个人德邦物流工资待遇怎么样,都认识一个叫,龚灵的跳钢管舞的女孩,因为,龚染着一头金色的长发,大眼睛,高鼻梁,大波,嘴特别甜,她们都叫她洋娃娃。这个洋娃娃,和一个叫费保平的关系特别熟,后来,有人为了与费保平拉关系,便包下了洋娃娃,让洋娃娃去向这个,市肿瘤医院的设备科长,费保平推销医疗设备,一年不到就挣了钱。

在这些之前,洋娃娃一直和魏菲琴在海艺演出,洋娃娃和费保平认识的过程,以及那个,包下洋娃娃的吴富强结识洋娃娃的过程,魏菲琴都很清楚,而且他们几个人,还曾一起出去夜宵,打保龄球。洋娃娃辞去海艺的活后,魏才知道她挣了点钱,上个月洋娃娃开车来接魏菲琴,去自己装修的新居,魏才知道洋娃娃,挣的可不是十万八万,而是一百多万。

洋娃娃的发达,对魏菲琴触动很大,魏菲琴问了洋娃娃二次,洋娃娃才告诉魏发财的门道.洋娃娃的钱不是那个姓吴的给的,而是自己挣的,她帮吴富强向费保平推销设备,吴让她提15个点的抽头。费保平一次向她订购几百万的设备。洋娃娃就挣了一百万,现在是吴富强求着她,她在做的过程中,还认识了一个,叫胡申男的女人,那个女人也在拉拢洋娃娃,并告诉她,吴富强给她的回报很低,在业内设备的提成,应该她在17个点到20个点,希望洋娃娃与其合作,保证比吴的提成高,魏菲琴还和洋娃娃一起,去见了这个叫胡申男的女人。这两天洋娃娃开车回老家湖南去了,就是为了躲避吴富强。

魏菲琴今天,去海艺请假也是为了这事,一是因为洋娃娃发了财,她没心思去做事,一天二三百元收入太少,不知何年何月才买得起房和车,二是那个女人,和洋娃娃约好明天去她的公司,洋娃娃认为自己,在没有和吴富强分手时,不宜和胡申男把话说死,让魏菲琴去,帮着应付一下,那个胡申男也对自己表示过意愿,希望魏菲琴做他们公司的销售人员,所以,魏菲琴也动了心,这才是真正挣钱的机会,没有什么生意,比这个生意更好做,她们每天,认识的男人都是一大把,要想拉关系 还不容易,没有哪个男人,见到她们不想打主意的,想甩都甩不掉,让他们签合同,还有什么困难。

影丛姗和莉莉发现,她说的这果然是个好主意,无本投机,做成一笔是一笔,一点风险都没有,问题是,她们对这医疗器械,一点都不懂。魏菲琴也不懂,但她相信,那洋娃娃都能做的事,她们肯定能做成。明天她们,三个人可以一起去公司,了解一下业务。回来再商议,如果她们三个人一块做,她更有信心。

魏菲琴的鼓励,让影丛姗、莉莉感到热血沸腾,也许三个人绑在一起做,成功的概率更大。三个人一直热议到,凌晨三点多钟,才睡觉。

第二天,钰吾来了之后,魏菲琴发现丛丛莉莉更衣,连洗手间都不去,就站在他的背后换,完全不设防。

影丛姗和莉莉随魏菲琴,一起去了申健医疗器械公司,说是一家公司,其实就是一个执照和一间办公室,胡申男是总经理,一个中等个子浓眉大眼的女人,手下只有二个人,一个是胡的弟弟,管进出货,一个是弟媳管账目,胡申男见了她们三个人喜出望外。告诉她们,她的公司经营医疗器械,已有七八年的历史,那个吴富强的公司,做医疗器械只是这一二年的事,根本没法和她比,只不过是当地人,他们是安微无极人。他们公司不仅经营医疗器械,近两年还拿到了,近千个药品的代理权,如果,她们三个人能加盟公司,相信一定能带来更美好的前景。

胡申男说得更透彻,像她们这样的女孩做医疗器械,更是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。她们的年轻、她们的美貌,得天独厚。进入这个行业保证畅通无阻,挣一二百万易如反掌。上海医院多,实力强,每年医疗器械的需求量上百亿。随便做成一单生意,都能管她们一生,像她们这样的女孩,进入了这一行,个个都尝到了甜头,就算是,要用棍棒打死她们,她们也不会离开这一行,原因就是钱太容易挣了。这钱也只有,她们才能挣的手。因为现在医院,各个口子上掌权能作主的男人,都在五十岁左右。这么多年来,这些人早已被医院喂饱了,他们有名有利,什么都不缺。并非任何人送钱去,他们都愿意接收的。只有她们这样的美女,是他们永远不满足的,这就是她们的机会。那些利益熏心贪官,富贵淫欲的技术主管,对自己家里的老婆,没有一点兴趣,权利所及范围内的女人,也玩腻了,心里只有年轻的美女,她们不趁年轻捞钱,还需等到何时。

她给她们拿出了很多资料,让她们回去熟悉一下,中午请她们去高档的酒楼吃喝,只要她们合作成功。她们长年累月都会过这样的生活,拮据的生活从此一去不复返。在这块黄金宝地上,每天都有人在签百万大单,所以,她们的前途,不是一百万二百万,而是千万,甚至是亿万,医疗器械的提成是17个点到20个点,最高可到25个点,一千万的合同,就能挣250万,而药品和特殊器械,提成可以高到30个点到50个点。她们只需把合同签下来,就可以了,送货、结账都无需他们经手,只等提钱,一个人摆平一个人,就可以管好几年,摆平几个,就能做十几年有挣不完的钱,什么梦想都能实现。

魏菲琴答应,等洋娃娃回来给胡申男准信,胡申男说如果 龚灵也能到她的公司来,当然更好,就算龚小姐不来,她也希望,她们三人能一起来,她非常看好她们,这三位美女组合,她相信没有哪个男人,能过她们这一关。自己决不会亏待她们。

见了胡申男,三人备受鼓舞,可还没回到公寓,莉莉又打起了退堂鼓,这钱虽然好挣,但十有八九都是桃色交易。魏菲琴让她别装什么纯洁,她在娱乐业做了三年,出去陪客人也不是一两回,怎么还有这样的想法。影丛姗说,如果不出卖色相,能把生意做成那当然更好,如果非色相做不成买卖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,谁叫现代人笑贫不笑娼,她们也是没办法的事。况且,她们就算做了这事,也不是 做小姐。她现在担心的是,如果洋娃娃回来,会不会对她们的加入有想法,这毕竟是洋娃娃,最先找到的生财之道。

魏菲琴可以,先跟洋娃娃做点工作,希望她能理解他们的参与,总的来说,洋娃娃待人挺好,没有特别的心机,应该能接受。

半个月后,洋娃娃从老家赶回来了,在见了吴富强之后的第三天,来到了影丛姗她们的公寓。魏菲琴将影丛姗、莉莉,陪自己见胡申男的事告诉了她,并告诉了那天见面的过程,讲影丛姗,也有意想做这件事。

洋娃娃很豁达,并不介意影丛姗加入这个行列,然后,告诉魏菲琴,自己还是打算继续和吴富强合作,因为吴同意以后的业务,按提高的标准给她提点,但魏菲琴和影丛姗不必和她一起去给吴富强干,她们留在两边做,都可以有退路,谁的条件更优惠,就跟谁合作,魏菲琴她们跟胡申男做事,她们之间也不存在竞争,她对开拓新客户没有兴趣,只要守住,一家医院就可以了。还可以互通信息。吴富强认识 许多卫生系统的人,她可以把这些,基本信息提供给她们。

洋娃娃对程艳发生意外,也表示非常同情,当她听说,影丛姗她们曾经,打算开一家女人馆,表示很感兴趣,她们现在决定,放弃这个女人馆,她倒是想接手做,她一个人投资,如果影丛姗和莉莉,愿意帮她做点事,她愿意将程艳一起接过去,但她申明,影丛姗和莉莉,如果不给她帮工,或女人馆经营不下去,她不承担照顾程艳的责任。

这个结果,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,影丛姗以为这,是最好不过的事了,她们三个人有空,都可以给洋娃娃帮工,不要工资。

尤腊梅回到汉沙找到刘律师,然后,陪刘律师回老家调查取证,再等刘律师,去市中院去递状上诉,直到中院受理她的案子,已是十多天过去了,

刘律师告诉她,因为,她的案子比较复杂,所以要等中院的消息,恐怕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,她现在没有固定的地址,因此要 经常与他保持联系,而此时,尤腊梅想到女儿远在上海,母女第一次分别这么长。心急如焚,当晚就乘车返回。

第二天一早,当赶回里弄时,钰吾已出门了,只有露露一个人在家,露露刚洗了头,穿着粉红的三角裤 和胸罩,正盘腿坐在铺上,整理湿发。母女相见分外激动,抱成一团,又是哭又是笑,良久俩人才分开。

尤腊梅前后上下,不停地打量着露露,虽然分别仅半个月,尤腊梅感觉女儿似乎长大了许多,身体更结实了,脸上也有了光泽,水灵灵的大眼睛,越看越亲切可爱,她不停地问露露,这半个月过得怎么样,想不想妈妈,钰吾每天 晚上去接了没有,妈妈不在身边是否习惯,他们俩人晚上睡得踏不踏实。

听到一切都好,她才慢慢平静下来,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。当尤腊梅问道钰吾近来怎么样,露露说他刚走一会,最近他比较忙,每天走得都很早,但晚上,总是准时去接她,酒楼打工妹都羡慕死她了,别人从来都没人接,她不是妈妈来接就是爸爸来接,她还偷偷地告诉了一个,和自己相处的特别好的一个女孩,他们不是真父女,是假父女。

尤腊梅见女儿说得特兴奋,不由得回头看床单,却没发现有何异样,便压低了音声问,他们俩人晚上在一起,是怎样睡。露露说是睡在一起,她又看了一眼床单,问怎么没见到红,露露不解地问,见什么红。

尤腊梅感到,女儿还是太小,便说她们俩人做那个事,难道她没出血。露露害羞地捂着她的嘴说,别说了,什么事都没有。尤腊梅仍不甘心地追问,是他没要,还是她没让他做,露露垂下眼脸,说他没要,双手握住木梳。

尤腊梅,从女儿手里拿过了梳子,开始给女儿梳头,问露露和钰吾,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,觉得他人怎样,露露说很好,既然她这么说,尤腊梅便告诉露露,自己晚上等钰吾回来之后,就和他商量,把她嫁给他。

露露觉得,他们现在这样在一起,不是很好吗?干嘛非要说嫁给他的事,自己还小,第一天单独和他一起睡的那个晚上,她吓得浑身发抖,正是他没有动她,她才慢慢地胆子大了起来,她现在觉得,跟他在一起很开心。他还跟她说,从今天晚上开始,教她学习做保健,他今天要去女人馆,做护肤保健师,她学会了这门手艺,就可以做更轻松的事,赚更多的钱。

尤腊梅告诉女儿,她们目前在这里打工,只是权宜之计,打官司才是最主要的事,而律师对她说了,她们的这个官司,要想打赢很难,就算最终能打赢,可能也要花几年的时间,她不知道她们,能否坚持到那个时候,母女俩无依无靠,生活没有着落,只有靠着一个好男人,她们才有希望坚持到那一天。钰吾不仅人好,而且有钱,只有嫁给他,她们才会有好日子过。现在别人都不知道他有钱,因为他很节俭,还是一个打工仔,一旦大家知道,他有二千万的存款,又是这样年轻英俊,追他的女孩会有一大堆。那个时候,他就会有很多选择,会爱上更漂亮的女孩。这就是她希望早一点,确认他和露露之间关系的原因,尽管露露还小,但也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龄,年龄小正是露露的优势。钰吾是个本分老实的人。只要露露和他有了关系,过不了几年,他就会要求结婚,或是露露怀上他的孩子,他也会结婚,所以,她希望以后露露能喜欢他,她又支持赞成,就没什么可怕的,每个女孩都会有那一天。

露露苦着脸为难地说,自己做不到,尤腊梅难以理解,现在的女孩做这事,父母想拦都拦不住,自己的女儿,为什么都教不会?

露露上班之后,尤腊梅没有立即去找事做,而是收拾了屋子,吃了露露剩下的早餐,洗澡洗衣服,然后睡了一觉,在梦中,她见到了自己的丈夫,好像从来德邦物流工资待遇怎么样,没有发生什么不幸,他是那么想念她,那么爱她,见到就要和她亲热,她是那样地渴望,后来她 突然发现不对,丈夫变成了他,让她突然从美梦中惊醒,立刻让她,又回到了现实中。

她望着空空的小屋,感觉那个,令人怅愁的的梦还没走远,她知道是 自己想男人了,已经十几年没有这样的梦了,她看着手摸着下面,慢慢地挪到臀上,躺在那里仍不想动,直到天快黑了,她才起来吃东西洗漱,准备出门,临出门还 仔细地照了照镜子,对镜子中的自己,还算满意,气色比以前好多了,只是 眼角添了不少细细的鱼尾纹,当她拿起钰吾带回来的护肤用品,想抹掉那些细纹时,发现那些护肤品,已经开封了,都用过,这又让她想到了露露。

尤腊梅提前了三个多小时,就到了露露上班的酒楼,露露知道,她今天会来得很早,一直在往店外看,她一出现,露露就看到了她,拿着一只苹果塞给了她,说是领班发的,自己没吃,想着母亲今天会来接自己。

她就像上次那样,一直守在店外,直到十一点多钟,露露已经下班了,钰吾才匆匆赶来,见到尤腊梅很是惊喜,露露见他满头大汗,连忙拿出自己的手绢,帮他擦汗,说要是有办法通知他,母亲回来了就好了,他就用不着急急忙忙往这赶,从明天起,他若回来晚,就不用来接自己了,要是回来早,就和母亲一块来。

钰吾 保证,有空还是来接露露,露露一手挽起母亲,一手挽起钰吾,说自己希望,每天都是两个人来接,这种一家三个人的感觉挺好。尤腊梅望着开心的女儿,把刚才的那只苹果,又塞给了钰吾,这是他们三个人,第二次一起走这条回去的路,脚步越走越轻盈,路好像变近了许多。

钰吾回到家,等露露用了卫生间,就去洗澡冲凉,露露赤着脚站在房门口,冲着卫生间的钰吾喊,问他是否要她帮忙擦背,钰吾在卫生间连连说不用,尤腊梅起身,让女儿歇一下,自己去。尽管钰吾一再推辞,尤腊梅还是,坚持拿过了毛巾,帮他打肥皂,将背部搓洗干净。

钰吾洗完了澡,就把自己准备教她们母女,做美容保健的计划告诉了尤腊梅,并说干就干,先从她开始,他一边做,让她们一边学,从头到脚的步骤和程序。然后,就是各种手法,她们要用心记,以后他会慢慢地给 她们讲美容护肤的常识,他今天买了必备的用品,让尤腊梅先躺下,把衣服脱干净,将一条白色的浴巾,盖在她的身上。

尤腊梅第一次,接触护肤保健的概念,以前只听说美容保健,尽管身上盖着浴巾,可想到刚才,照他的吩咐,在女儿和钰吾面前,脱得干干净净,感到脸在发烧,胸口砰砰直跳。她并非怕他看自己的身子,只是不习惯,这样四爪朝天,光着身子躺在这里。钰吾揭开背上的浴巾,开始从上往下,给她搓热皮肤,坐在一旁学习的露露,吃惊地问钰吾,他在女人馆帮做保健,那些人都是这样不穿衣服的吗?

钰吾回答非常肯定,那女人馆只为女士服务,顾客都是女人,男士拒绝入内,只有他一个 护肤保健师是男士,初次去的女性,店里通常会为她们提供一条,棉纸的丁字裤穿在身上,很窄,只要沾上一点油或水,就变成完全透明的了,所以熟客都不用它,有他妨碍预热皮肤和护理。以后露露,去店里干活就知道了,露露说自己肯定不会为了护肤,在外人面前脱衣服。

钰吾给她全身搓热之后,抹上清理皮肤的白膏,半小时以后,一部分白色素,会被皮肤吸收,再将吸收了,皮肤上渣滓的白膏清理干净,再抹上护肤膏,作保健按摩,促进皮肤的吸收,最后还,须抹一遍护肤液,以使肌肤白嫩,富有光泽,所以,做一次这样的美容护肤保健,长达三个小时,花费不菲。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,露露明天还要上班,只为她做一遍护理。

做了她之后,钰吾又让露露体会一下,他是怎样使力搓热皮肤,体会一下,他手掌的力道,以便露露掌握,预热皮肤的手法和力量,露露难为情的问他,自己现在也要脱光吗?他让露露今天只脱上装,他按摩时,露露就闭上眼睛,慢慢地入睡,时间已经很晚了。

在母亲鼓励的目光鼓励下,她脱掉了上衣,尤腊梅摸了一下露露的仙桃,看着钰吾说:一天比一天大了。露露看着钰吾,捂着胸膛对母亲说:别动,再动我就穿上。尤腊梅笑了。

尤腊梅身上裹着浴巾,坐在一旁,看着他给露露用力搓揉,一会,露露便睡着了,钰吾去卫生间洗,完了手擦了汗,回到地铺上准备休息,尤腊梅看着他那张疲惫的脸,轻轻地抓住他的手说,虽然知道他很累了,但自己睡不着,她想和他谈一下。

迪拜为什么这么有钱 (迪拜人为啥那么富)

世界上腰最细的人(细到吓人)

大象鼻子有骨头吗,大象鼻子有多大力量

油烟机十大名牌排名(油烟机十大名牌排名油烟机品牌排行史密斯)

来源【企业推广】自媒体,更多内容/合作请关注「辉声辉语」公众号,送10G营销资料!

相关推荐

评论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